<acronym id="oyqmy"><optgroup id="oyqmy"></optgroup></acronym>
<rt id="oyqmy"><optgroup id="oyqmy"></optgroup></rt>
<acronym id="oyqmy"><optgroup id="oyqmy"></optgroup></acronym>
<rt id="oyqmy"><optgroup id="oyqmy"></optgroup></rt>
當前位置:首頁 > 生命資訊 > 保險資訊

依托互聯網壽險推進社會治理現代化

時間:2018年05月23日 來源:中國保險報網 關注次數:0【字體: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從2020年到本世紀中葉可以分為兩個階段安排。第一階段,從2020年到2035年,各方面制度更加完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基本實現;第二階段,從2035年到本世紀中葉,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商業保險作為國家治理體系的組成部分和經濟手段,必然要服務于國家治理體系大局,也要受到國家治理能力的影響。立足于建設國家治理體系、提高國家治理能力,研究互聯網壽險發展,具有理論和實踐雙重意義。

筆者以公開資料為素材,圍繞保險行業從傳統經營向互聯網保險轉型為主題,通過剖析近年來社會生產、生活發生的典型案例,剖析社會治理和商業保險經營中存在的亟待加強的短板,進而立足于國家治理體系建設和提高國家治理能力,對于發展互聯網壽險提出意見和建議。

基本邏輯:社會治理和商業保險

社會治理體系建設是個大課題,正確表述不易,辨析社會治理和商業保險基本的邏輯關系更是難上加難。但是,辨析兩者基本的邏輯關系又是必須面對、不能繞開的基礎問題,所以,筆者選擇近年來包含保險理賠、保險欺詐等情節的事例,辨析社會治理和商業保險的邏輯關系。

社會治理體系是一個復雜的系統,其可以分為法律手段(包括行政手段)、經濟手段和道德手段。保險具有經濟補償、資金融通和社會治理三大功能。進一步分析,除了資金融通之外,保險的經濟補償、社會管理功能和社會治理具有交叉關系,屬于社會治理三大手段中的經濟手段。

補位性。是指在法律手段(包括行政手段)不完全到位的前提下,導致一些涉及商業保險承保的風險事故發生,引發商業保險進行補償。通過對大量交通事故進行分析,不難發現,幾乎所用的交通事故都存在違反交通法律法規的情節。比如在出險車輛超速、超載、超道(沒有在規定的車道上行駛)、超距(沒有保持科學的前后車距離)、超時(超過科學的連續駕駛時間)等五超情形。一般來說,發生了交通事故,即使投保車輛存在違反交通法律法規的情節,商業保險還是予以理賠的。例如,于2015年5月15日發生在西部某地的大巴車墜崖事故,肇事車輛存在多種違反相關規定的情節。如果社會治理體系中加強法律手段(包括行政手段)的應用,加大對交通行為“五超”情節的管控,交通事故數量可以大幅度減少、事故后果情節可以大幅度減輕。正是因為在社會治理中對交通行為管控缺失,誘發了交通事故,由保險公司對事故損失進行經濟補償。

疊加性。是指在道德手段缺位時,投保人惡意利用保險機制進行保險欺詐,存在多險種疊加賠償的情形。一般來說,在交通事故中導致了駕、乘人員或者第三人傷亡,都會涉及多險種進行保險理賠。有的保險欺詐案件,就是精心策劃了車險、意外險和交通事故。例如,安徽靈璧保險欺詐案件,就是由具有保險中介從業經歷的人員朱某,吸納醫生、交警輔警、社會人員等組成了松散的詐騙團隊,實施了偽造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醫療診斷書、死亡證明等資料,進行保險欺詐。在此交通事故中,車險會對第三者進行賠償、投保了意外傷害保險的同時會得到意外傷害保險的理賠,符合理賠條件的險種都會進行疊加賠付。

決定性。是指在社會治理體系三大手段中,法律手段(包括行政手段)在體系中起決定性作用。理論上說,社會治理體系三大手段發揮作用,不是平衡發力,而是存在主次作用,存在決定性關系。其中,法律手段(包括行政手段)是決定性手段,經濟手段是選擇性手段,道德手段是補充性手段。以交通事故和車險為例,如果加大對交通行為“五超”情節的處罰力度,就會遏制交通事故的發生,也就會減少保險理賠和對保險的需求。同時,道德手段發揮作用的話,也就不會產生保險,就有可能遵守相關法律法規。以絕大多數的“帶病投保”保險欺詐為例,如果在社會治理中,能夠落實全民健康檔案建設、實名就診制、就醫檔案聯網等綜合措施,阻隔“帶病投保”就成為事前預防型舉措,當然會避免誘發一系列問題,能夠減少相關不必要的事務。

通過上述推演,初步得出在社會治理體系中,商業保險處于輔助地位,可以彌補道德手段不足、法律手段(包括行政手段)基本到位的前提下,充其量是覆蓋補償對于小型的風險事故,但是,從根本上遏制和防范大型風險事故還是立足于綜合運用各種社會治理手段。

轉型發展:理念、產品、預防

追溯保險行業最初萌芽和發展歷程,保險最初的功能就在于防范化解航海風險。在保險發展的過程中,逐漸增加了融資功能,最終演變為一種兼具風險集散、資金融通兩種功能的金融產品。而我國在1980年間恢復保險業以來,商業保險在較短的時間內完成了世界保險行業數百年的發展歷程,在保險產品經營上成為了全險種經營,在理論上出現了“雙輪驅動論”“負債驅動資產”“資產驅動負債”等。

在險種結構上,有的公司大肆發展低保障、高理財的保險險種,偏離了保險行業正常的經營軌道。按照2017年召開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和“保險業姓保”的定位,保險行業回歸保障功能成為基本基調。與此同時,互聯網保險雛形顯現。伴隨著互聯網技術在各個行業的廣泛應用、國家機構綜合改革和事務管理改革,保險行業經營從傳統經營向互聯網保險轉型升級具備了充分的條件。

理念。按照黨的十九大確定的目標和路徑,包含商業保險的社會治理體系建設,必然要求商業保險在發展過程中,有必要沿著“保險業姓保”的基調,突出發揮保險行業的保障功能。保險行業從傳統經營向互聯網保險轉型發展,應當按照借助互聯網技術對傳統經營進行“脫胎換骨”式改造。一般來說,各類風險事故一旦發生,對于人民群眾生命和財產損失造成損失在物理上或者實體上不可逆轉的,保險補償主要是財務補償。例如,在重大災難發生之后的保險賠償,賠償金是無法彌補對這些遇難者家庭造成的、波及長遠的損失。從社會治理的視角看,首先要考慮防范事故不要發生。

產品。保險產品是保險行業發展理念的外化載體。保險行業從傳統經營向互聯網保險轉型,最外化的載體是產品種類和產品結構。適應建設現代化社會治理體系建設,互聯網保險重點保障型保險產品,為人民群眾提供性價比最優、杠桿性最大的保險產品,輔助社保發揮更大的作用。

預防。在社會治理體系,商業保險是處于從屬地位、發揮輔助作用,市場上最常見的“大宗”健康保險中是依托于城鎮職工、城鄉居民等社保制度。所以,其是否能夠發揮預防作用,同樣依托于各類社保制度。按照2018年國家機構改革方案,為推動實施健康中國戰略,樹立大衛生、大健康理念,把以治病為中心轉變為人民健康為中心,預防控制重大疾病,組建了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和國家醫療保障局,對原來分散在多個部門的相關職能進行整合,縮短了溝通環節和減少了溝通成本,必將能夠更好地發揮在預防和控制疾病方面的作用。對于全民健康管理,國家進行機構重組、理念更新,對于商業保險尤其是未來的互聯網壽險來說,是機遇和挑戰并存。

依托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手段為傳統保險助力的同時,對于未來互聯網壽險自身發展以及互聯網壽險在社會治理中的作用和價值,具有深遠影響。

標簽:生命資訊

黑龙江11选5开奖记录